严重阅读障碍、曾被学校劝退,97岁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开挂人生

时间:2020-04-09 09:45 作者:佚名 分享到:

锂电池作为最主要的便携式能量源,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没有锂电池,就不会有如今的便携式穿戴设备。

锂电池产业已经接近年产几十亿美元,为人类的日常活动提供动力。锂电池还曾和晶体管一起被视作电子工业中最伟大的发明。

这位“足够好先生”的一生,也是足够传奇了。如今,97岁的他,仍坚持工作,不断挑战尖端难题和未知领域。

Goodenough小时候家在农村,日常喜欢在田野里抓蝴蝶和土拨鼠,有次扒了一只臭鼬的皮,结果被禁止上桌吃饭。

Goodenough的父母关系恶劣,用他的话说就是“一场灾难”。不仅如此,他们对子女的态度也很冷漠。12岁时,他被送到一所私立寄宿学校念书,此后便很少再有父母消息。

由于有严重的阅读障碍,古迪纳夫一开始的学习并不顺利。他曾提到,“我阅读起来很困难,但是最终还是自学了阅读和写作。”

18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但在那一年Goodenough很争气地考上了耶鲁。临出发前,父亲只给了他35刀(当时耶鲁学费一年900刀)。

请注意,虽然家在农村,但Goodenough家可不是穷困农民家庭,他的父亲欧文(Erwin)是耶鲁大学宗教史学者。

Goodenough再一次不争馒头争口气,靠给有钱人家的孩子当家教,再也没问家里要一分钱。

在Goodenough自传中,他提到了自己的兄弟姐妹,一只叫Mack的狗,家里的佣人,附近的邻居,却唯独没提起过自己的父母。

在耶鲁学习期间,他充分探索了各种可能性,先后修了四个专业的课程,入学时读古典文学,毕业时拿的是数学学士学位,中途还转去过哲学系,那时,化学只是他其中两门选修课。

毕业后Goodenough赶上“二战”,本想加入海军陆战队,但被数学老师阻止,于是进入美国航空部队工作,被派到太平洋一个海岛上收集气象数据。

那时的他还没有确定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和规划,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做的是科学,尽管我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但是我知道,如若我有机会,我会去学习物理。”

二战结束后,他在大学教授的帮助下重返芝加哥大学学习物理。对于Goodenough而言,从军几年后重返学校已是一项挑战,尤其他还选择了一门全新学科。

在他入学时,登记员劝他退学。“我不明白你们这些退伍军人。难道你不知道,凡是在物理学上有过重大成就的人,在你这个年纪就已经做出了成绩吗? 你现在还想开始吗?”

美国著名的应用物理学家Clarence成为他的导师。“齐纳二极管”的发明者Zener对他说:“现在你面临两个问题,一是找到一个问题,二是把它解决掉。祝你好运。”

Goodenough拿到了芝加哥大学物理学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并且选择了在凝聚态材料做研究,终生没有再离开。

从芝加哥大学毕业后,Goodenough来到麻省理工学院,成为林肯实验室的一名研究科学家。

1976年,牛津大学化学系恰好出现了一个空缺,凭借在林肯实验室的出色工作,Goodenough得到了这个职位。在这里,他把研究领域转到了电池。那年,他54岁。

由于之前的爆炸事故,没人愿意接这个领域,牛津甚至不愿帮忙申请专利,最终把专利送给了一个政府实验室。后来专利被索尼买走继续开发,成为了今天各种便携设备电池的基础,而Goodenough没有拿到专利的钱。

老爷爷本人对此事毫不在意:“反正我做这个的时候也不知道会这么值钱(今天锂离子电池至少价值350亿美元)……我只知道这是件我应该做的事情。”

因为牛津有65岁强制退休政策,所以在64岁的时候,古迪纳夫去了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作为机械工程和材料科学教授,继续自己的研究工作。

后来他又做出的锰酸锂电池在许多电动车里使用,75岁的时候又做出了新的材料磷酸铁锂,比钴廉价得多也更加稳定,常用于电动工具。

90岁时,他又向液态电池的毒性污染发起了挑战,开始研究固态电池以提升容量和安全性,以及如何用更廉价易得的钠来取代锂。

据媒体报道,即便90多岁高龄,他也会在工作日早上7点左右开始工作,周末继续在家工作一天半。

《知识分子》联系到曾在Goodenough实验室工作过的中国学者黄云辉,他聊起与古德纳夫往来的趣事。

黄云辉说:“前几年我过50岁生日的时候,古德纳夫先生给我写了一句话:‘Yunhui, 50 years is only the beginning. Happy Birthday’。

今年,老先生开玩笑说打算5年后102岁时退休,但黄云辉觉得他102岁也未必会退。“他总是担心退休后会老得更快,而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真是一个不老的传奇。”

首先,他希望能活到最后一个博士生获得博士学位,所以他不会再接收4年的博士生;其次,他希望自己能活着看到他的研究第二次改变世界。

他正在研制一种希望能够存储风能和太阳能的超级电池,要让电动汽车足以跟内燃机汽车真正匹敌。

业界对他很有信心,倒不仅仅因为他是个“老权威”,恰恰是因为“他仍然很敏锐,思想仍然在突破”。

版权所有:https://www.165561.cn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功案例success 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