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经历“黑色一星期”!动荡尚未结束!|首席对策

时间:2020-03-22 19:20 作者:佚名 分享到:

黑色星期一变成了黑色一星期。3月9日与3月12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均超过2000点。美国股市四天内两次触发向下熔断机制,这一现象前所未有。而与2020年年内最高点相比,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普500指数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下跌幅度,均在技术意义上进入熊市。在此期间,超过10个国家市场接连触发向下熔断,疫情扩散,油价下跌,泡沫破裂,触发全球市场金融海啸…而为了应对上一轮冲击,世界各国已经严重透支了体力和政策供给。虽然与08年次贷危机的系统性风险不同,但此次全球性危机的影响不可低估。

此次市场震荡与08年的次贷危机有什么区别?美联储进一步降息是否能解决问题?美股结束11年牛市?国际资产配置策略如何调整?中国会是“避风港”吗?首席对策对话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

疫情全球性爆发导致经济活动和流动性紧缩,但此次危机与08年次贷危机的系统性风险触发机理不同,单靠降息不会起到太大作用。美国股市在18年就已经度过峰值,目前大跌有利于挤压资产泡沫。此轮冲击过后,国际资产应适当调整,权益类资产有升值空间。中国A股在疫情期间保持相对稳定,资本市场改革起到重要作用,中国经济增长仍然有较大潜力,对于国际投资者来说,是理想的投资价值洼地。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近期美国市场以及全球市场,都出现了一个过山车式的震荡,美股、美债都触发了熔断机制,对于美国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次市场大动荡和08年的次贷危机有什么区别?

刘锋:这一次当然主要是由于疫情产生的。但凡有些重大的事件,尤其是像这次疫情,人们对他的估计,尤其是对未来的估计不是很充分的情况下,而且影响深度跟广度都会很大的情况之下,造成了一些恐慌性的波动。但是这次的原因,跟基础的背景,其实跟上几次的金融危机,包括08年、97年,他的触发的机理是不太一样的,因为上次主要是有金融系统的风险,金融系统的问题触发引起的。很多都是因为企业出现债务危机,还有政府的债务危机、短期债的危机,这次完全是由于疫情。疫情它的影响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的金融系统,包括美国、全世界的金融系统本身运转是挺正常的,并没有大的问题,当然有一些小问题。但是它(疫情)这个会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跟生产,跟整个的经济活动,而且防疫的方式是跟经济发展是相悖的。也就是说比如老百姓不能去消费了,不能去商场、不能坐飞机,不能去饭馆,工厂不能有工人。所以说这些生产经营活动停滞了之后,它首先第一会会影响到现金流,现金流不转了,经济活动就不转了,现在包括美国在内,美国算是发达国家,但是他有很多的居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居民,他都是负债。而且是他没有什么储蓄的,所以他没有经济来源之后会影响非常大。那么企业也是,所以说现在企业现金流出现巨大的问题,所以说从市场的反应,因为市场肯定是根据预期来,它反映的速度快一些,造成了现在这样一种局面。

第一财经:如果是流动性的问题,美联储之前已经是降了50bp了。降了50bp之后,并没有明显的拉动市场,接下来您怎么来看3月18号的美联储的决定?市场已经大概率预测会降息,您觉得会不会降?怎么降?

刘锋:因为现在问题它不是金融系统的问题,它是整个经济体的问题。那么通过降息,再降低它的成本,因为美国的利率已经很低了,欧洲都已经是负利率了,那么这个招还能不能在这样一个时间里再起到恢复经济的作用?对所有的国家其实都是一个挑战。你看中国的施策,它不光是金融系统在动,各行各业都在做,包括政府很多的,包括财政,包括救助,包括各种体系的建设,恢复生产,不光是金融系统。现在美国包括欧洲好像都是金融的问题,因为这次不是金融的问题,那么这些东西可能对经济生产活动比金融本身来施策,可能要更管事,更起作用,但是现在没有看到。所以我们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第二,怎么在止住疫情的基础之上,甚至同时能够把经济的损失降到最低的程度还不确定。到今天其实是不确定,因为疫情还在全球蔓延。

第一财经:我们先姑且不说降息现在会不会对市场有作用,从最近这次50bp来看,大幅度去降息,反而引起了一部分的市场恐慌。

刘锋:还好他去年升了一段息,美国还相对有一点空间,但是空间也不大。再降息,靠降息来刺激就降到零利息,也有可能再降,现在更多的是什么?让它怎么恢复它的生产。光是给钱,借的钱,美国的债务水平已经非常高了,整体债务已经75万亿了,他的赤字的水平也比我们高,我们才讨论是不是能突破3%,像欧洲、像美国、甚至日本,就西方国家目前在金融手段方面,没有我们中国的空间大。我个人认为他们应该是采取一些别的方式来恢复经济,来扶持企业。你比如像税的问题,其实美国前面已经降过税了,也起到了短期的作用,但是税你不能老降。而且美国像西方国家,它主要是靠税来支撑整个财政体系的运转,政府系统的运转,那么都没钱了,社会怎么办,我觉得它是有个限度的,不能再降,它没有空间了。而且这一招市场其实是预期也是有的,降了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市场是希望能看到这个问题。

第一财经:我们看还有一种市场说法,认为现在美国已经结束了11年的超长牛市,进入熊市,您怎么看?降至零利率或者负利率之前,美债还会大幅的飙升吗?

刘锋:现在降息的过程当中,债肯定是好的是。但是他没有太多的空间了,而且债慢慢也会成为风险,就是说你这些债是要还的,违约率会提高。如果经济不好的话。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怎么跟疫情共存一段时间在这样的条件底下,能够增加我们的生产经营活动。因为恐慌就会带来老百姓消费(下降)最终还是由需求(萎缩导致)的消费,它会下降的。会萎缩,而且萎缩得非常厉害。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所以为什么说经济危机?是因为这样的一种情况一种状态会引起的。所谓牛市它就是说过去从特朗普以来,其实2018年的时候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就是说他已经过了他的辉煌时期了。从2019年他为什么开始要降息,要观察,2019年初就已经开始做这个动作了。就是说其实这顶峰在那就已经到了,它已经在这么多年,其实已经在积累了很多的资产的泡沫,尽管也在增长,但是市场走的比实际情况要快,那不就是逐渐还是积累了一些泡沫。通过这种活动,他会把这些东西挤压掉,也会做结构性的调整。全球资产的泡沫,不叫泡沫也好,叫做过度的估价会下来,至少在短期内,今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幸免。现在我可以这样讲。

第一财经:这一轮冲击过后,您觉得全球美股市场也好,全球市场也好,会不会要更新一下它的配置策略?

刘锋:我们国际资产配置肯定要做,至少在短期内会要有一些比较大的调整。那么我们就说乱世是买黄金,在未来不确定的情况底下,防止通胀的情况下,黄金会向好。那么黄金这一段时间一直好,当然它也有波动,其实也有波动,黄金都在波动,包括VIX,黄金是跟VIX肯定是负相关的,你看VIX恐慌指数高的时候,它一定是避险的非常重要的工具。但是债也是,国债也是避险工具,但是公司债你看看公司债就是高风险级别的债,跟真正的债是有区别的。因为经济不好,他的违约率会增加。其实现在最好的机会反而是权益。权益类当然权益的风险大,对有影响的企业,但是有的行业有些企业是好的,是逆向成长的。这是第一,第二反而跌下来的机会,好多机会都是跌出来的,跌下来的机会会产生很多,有些基本面并没有太大的损失,而且有一些潜在的增长率是非常好的。有些新的领域,其实我还建议大家或者说是机构投资者,一定要控制好流动性,你的钱要保持一个能够非常好的一个流动的状态。因为机会会在权益市场会产生,价值洼地会产生。另外有很多企业可能会产生高增长的这种机会的一个时候。

第一财经:这一轮全球市场震动,很多评论认为中国至少目前来看它是一个避风港,您怎么来看这个问题?

刘锋:我觉得相对来讲,因为我们当然也到今天这个阶段,我们也付出了相对的比较高的代价,但是在时间上我们是占先了,至少在这个阶段控制住了,所以我们现在是在恢复过程当中,我们说这通常这样灾难性的事件发生之后,对经济的事后是有报复性增长。而且我们从疫情里头获得了很多的教训,在恢复能力方面,中国现有的这种体制,我们的金融系统现在是相对很健康的,这次证监会我们在资本市场的这个运转上头是值得点赞的。不慌不忙,做了非常多具体的实际的工作,能保证市场在这样一个不确定的环境底下能保证平稳运行,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说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那么全球的投资人其实也是看到了这一点。你看全球的资本流动的话,当然这两天是在净流出,但是今年以来还是净流入的多。我认识很多欧洲的,包括美国的、加拿大的投资人,他们也是密切的关注中国的进展。因为他钱没地方放,从全球配置来讲,欧洲是负利率,美国能增长也就是百分之几,当然好的东西有,但是大体量的还是在中国。中国人均GDP才1万美金,人家美国已经7万美金了,我们增长的幅度跟空间比任何地方都要大,而且我们现在基础设施是全球基本上是最好的。我们城市化的水平,还不是很高,我们这种发展的空间跟潜力跟幅度。全球的投资人都是看到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成为一个资产投资的洼地,并不难理解。

第一财经:到3月份了,复工是必须尽快开始的。 您其实之前也写了很多的文章在说精准复工的问题,我们现在怎么找一个防控防疫和复工经济增长当中的一个平衡点,您觉得所谓的精准的复工最先要开始突破的是哪一方面?

刘锋:我们有些领域我们有短板的地方,我们要加大力度的投资,这次不是又有很多人说是要放水,要大搞基建,我也提出一些看法,我们其实应该是补短板式的,防止路径依赖。因为钱一放出去之后,它在干什么?我们要有所管理,真正的软环境的基础设施建设,其实是很难的,因为科研这种投入。包括药品的开发,包括系统的建设,治理的这种建设,包括我们的防御系统,我们的教育系统,我们的社保系统,我们的各种公积金,我们的养老体系等等,我们的医院,这次你看医务人员,对医务人员的待遇问题,其实就已经提到了非常重要的意识。这其实是属于基础设施建设。这样的这些地方,我是利用这次机会把其实是坏事变成了好事,暴露了很多问题。关于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当然就更复杂一点,因为涉及到法律的法律问题,是权益的问题,我们财产的保护问题,我们投资者的保护问题,信息披露的机制问题等等,这些东西都属于基础设施建设,当然这些东西怎么去通过这一次的反思,再加大力度的投资,我相信这个会产生一个非常健康的经济的一种运营方式。

刘锋:那么真正影响的是2月份,应该我个人判断它是会产生损失。我个人判断了损失可能接近2万亿。那么3月份现在这个情况我不认为他完全可以百分之百恢复。我们看到的数据也就是70%左右的全国规模以上企业恢复了。但是这次影响最大的是中小企业、第三产业,能不能有50%的恢复?所以现在的判断就是说,一季度能保持零增长或者说是百分之一二的,现在我们自己的估计是百分之二、三,百分之二点八左右的增长,如果说二三四季度能够恢复正常,原来我们预判是6%左右的增长,5.5%~6%。如果去掉一季度,对不对?把平摊下来,中国经济应该说是保持增长的可能性还是有的。那么能不能到5%?百分之四点几?这个还要进一步的观察,但是我们有信心中国经济应该保持在4%以上的增长,如果说恢复的好的话。

版权所有:https://www.165561.cn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功案例success 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