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暴跌背后反映的经济逻辑和金融逻辑,三大因素是最重要原因

时间:2020-06-30 03:50 作者:admin 分享到:

美国东部时间上周五,美国三大股指又一次集体大跌。美国股市最近经历了一次过山车式的下跌,在经历周三暴跌710点后,道指周四经过了一个上涨近300点的反弹,本来大家以为股市会有所反转后,周五股市再度重挫超过700点,纳指与标普500指数均跌超2%。银行股跌幅居前,高盛跌超8%,富国银行跌超7%。

都说股市是经济的反映,在美国股市经过长期的牛股上升之后,今年以来美股呈现出上上下下的任性,当然,也反映出对美国经济增长和金融风险的担心。那么,最近有哪些因素影响美国股市的动荡和持续下行呢?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主要西方机构对美国和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越来越不乐观是美国股市影响的重要原因

今年对世界经济和世界主要股市的影响有一个特殊的重要因素,即疫情冲击的影响,目前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则仍然在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中两难选择和摇摆。IMF预计除中国以外的主要经济体前所未有大幅度负增长,让人对今年的世界经济相对悲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6月24日发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对世界经济的预测比上个月更加不乐观,据预计2020年全球GDP增速为下跌4.9%,比今年4月份预计的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下跌3%,又进一步下调了1.9个百分点。这个预测数据表明了一个观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5月份的情况比2020年4月的情况更加糟糕,同时预计2020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将比以前的预计也更糟糕。从而人们更担心新冠疫情在某些国家出现的失控状况对未来经济活动产生的负面影响会越来越大。

疫情对全球贸易和全球产业链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未来经济的预测也能反映出对全球贸易和商品服务需求的更大担心,预计全球贸易将大幅萎缩–11.9%,对商品和服务(包括旅游业)的需求减弱。预计意大利、西班牙、墨西哥、巴西等国家疫情有可能进一步恶化,经济数据面临进一步下调的可能。

IMF对中国以外的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长情况更进一步全面下调,预计美国GDP2020年增速为-8.0%,比上个月预期进一步下调了2.1个百分点;预计欧元区2020年GDP增速的-10.2%,比上个月的预期增长速度下调了2.7个百分点;预计英国GDP2020年增速为-10.2%,比上个月预期的增速下调了3.7个百分点,说明对英国疫情控制和经济恢复的进一步担忧;预计法国GDP2020年增速为-12.5%,比上个月预期增速下调了5.3个百分点。上面的数据都说明这些国家疫情控制和经济恢复的预期并不乐观。

著名评级机构穆迪和知名金融公司摩根士丹利都相对悲观。穆迪称今年二季度经济表现为二战以来最差, 2020年二季度将作为自二战结束以来全球经济最糟糕的一个季度被写入历史。穆迪还还表示,因新冠疫情而采取的管制举措对二季度经济活动的影响要比之前以为的更大,各国支持政策的力度与构成存在的差异会导致各地经济复苏的不均衡。

知名金融公司摩根士丹利预测的情况也是如此,美国经济第二季度将会比第一季度萎缩38%;亚特兰大联储更为悲观,他们认为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将萎缩53%。

二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金融市场表现与实体经济出现脱节,可能导致风险资产价格回调并威胁经济复苏,从而对股市形成负面

2020年 6月25日,IMF发布《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报告,报告警告一系列因素可能引发风险资产价格下跌和加大金融压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风险资产价格在今年初暴跌后已有所反弹,主要经济体央行采取降息、扩张资产负债表等积极行动,提振了市场信心。全球基准利率普遍下降,过去两个月全球总体融资环境已有所改善。

但由于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金融市场表现与实体经济走势之间出现脱节。过去两个月金融市场表现与实体经济走势之间出现脱节,可能导致风险资产价格回调并威胁经济复苏。

IMF警告,经济衰退的深度和持续时间超过目前投资者预期,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或社会动荡导致投资者情绪逆转,投资者对央行政策支持力度预期被证明过于乐观导致对资产定价重新评估,结论是一系列因素可能引发风险资产价格下跌和加大金融压力。

同时,新冠疫情也可能使其他的金融体系脆弱性问题暴露,面临严重经济衰退,高企的企业和家庭债务可能变得难以控制;借款人资不抵债将考验一些国家银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因此要密切关注金融脆弱性并维护金融稳定。

三是美联储通过沃尔克法则的修改对周四的美国股市特别是银行股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随后可能引发的风险加剧,对股市形成负面对冲

2008年以来,世界银行业的风险程度相对稳健,不能不说沃尔克法则在美国的实施对美国银行业风险起到了重要的抑制作用。

沃尔克法则对商业银行从事自营交易进行了严格限制,同时系列监管也提出了有限混业、流动性监管、更频繁的现场合规检查、定期的压力测试等要求,美国银行业风险偏好过去十年整体下移。

但美国东部时间25日,美国这一对银行风险起到重要约束的法规通过了美联储修改,并将于10月1日生效。消息一出,周四的美国银行股集体走高,摩根大通、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富国银行、美国银行收盘涨幅均超3%。

为什么这一法规的修改能够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呢?我们可以分析一下此次通过对沃尔克法则修改的两个方面的主要内容:

第一个内容是银行能较轻松地对风险投资和类似基金进行大规模投资;自营交易的放开,意味着银行可以在不消耗资本金的前提下内生性增长,实现利润的多渠道来源。

第二个内容是取消银行在与其附属机构进行衍生品交易必须持有保证金的要求(前提是互换交易本应收取的保证金需少于银行关键“一级”资本指标的15%)。取消了保证金的要求,可以让美国整个银行业释放出400亿美元的利润。

表面上看,沃尔克法则修改的通过是华尔街财团游说政府的又一次胜利。毕竟减少了约束、拓展了盈利空间,为银行的业绩成长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但是,毕竟2010年出台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是继上世纪30年代《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以来,美国最全面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如今,放松对银行业的监管,一则是出于对经济衰退的恐惧;二则是出于对更高投机收益的贪婪。

放松金融监管总是会伴随危机,刺激经济措施虽然可能会阻止经济衰退,但放纵了更高投资收益的贪婪,则可能损失了严监管带来的银行系统健康的基础,靠经营管理者的有限理性对冲风险如何能够抵过放开监管带来金钱回报的贪婪。

困兽斗的美国银行业,可能又要迎来一段非理性的繁荣。然后,为下一轮金融危机埋下种子。华尔街是贪婪的,资本也是逐利的,放松监管银行固然能在息差缩小的大环境下,通过自营等业务实现利润的多元化增长。

没有人知道美联储无限量放水带来的后遗症是什么,更没有人知道,放开银行业的监管会不会在若干年后出现类似2008年次贷危机的另一场危机。这一法规的修改固然在周四给银行股带来了惊喜,但周五对风险的理性却仍然会对银行股风险的未来充满着担忧。

以上三大因素是导致美国股市暴跌的重要原因,当然,从根本上来说仍然是对未来经济和金融风险不确定性的反映。(麒鉴)

版权所有:http://www.165561.cn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成功案例success case